進入秋季后應是新一輪生豬出欄的高潮,按理說,這也是仔豬價格走高的時段。然而生豬價格的低迷波及到仔豬市場,半年來,仔豬價格從每頭400元降至每頭200元~240元。不過,這并沒有勾起養豬戶們“搶購”的欲望。

    去年8月,湖南省生豬收購價每斤突破10元,而如今每斤價格僅為7元左右,其差價對養豬戶來說意味著生死存亡。瀏陽市普跡鎮普泰村的養殖戶張忠平望著即將出欄的7頭生豬說:“養了半年,每頭還虧了200元,接下來是養還是不養,我也拿不準。”

    散戶養豬虧損

    在全國百強生豬出口縣中,瀏陽市排前五位,而2012年的養豬業卻面臨著大面積虧損。

    在長沙市動物防疫監督站食品安全突擊檢查工作中,筆者遇見了正在為要出欄的生豬做“產地檢疫”的養豬散戶張忠平,他與老伴住在瀏陽普跡鎮普泰村,照料著100多頭生豬,而11月初,正是其中7頭生豬出欄的日子。老張對檢疫員說:“每頭豬又虧了一兩百。”

    張忠平算了一筆賬:“6個月前,1頭仔豬進價400元,每頭豬要消耗飼料800斤,飼料價格漲到每斤1.8元,飼料錢就要花1440元,再加上幾十塊錢的零碎花銷,每頭豬的成本是1900元?,F在出欄的生豬大概重240斤,每百斤生豬價是712元,1頭豬只能賣1710元。也就是說,不算人工費,每頭豬還虧200元。”

    雖然仔豬價跌了一半,但張忠平并不肯定自己還養不養豬。“仔豬價跌了,但飼料還是貴,生豬出欄價如果不漲,最多也是持平。”“我也在想,是不是這段時間先不做了,以后再看。”張忠平心里有些疑慮,“做,怕虧;不做,萬一漲了,自己又只有后悔的份兒。”

    “豬周期”縮短“養豬”變“賭豬”

    張忠平面臨的“兩難”并不是個別現象,瀏陽市普跡鎮衛監分所工作人員黎特成說:“現在說是養豬,不如說是‘賭豬’。”在他工作的四五年里,他每天都在與形形色色的養豬戶打交道,“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會賺,什么時候會賠。近年來,想通過養豬賺錢是越來越難了。”

    黎特成記得,2008年,每頭豬能賺上五六百元;2010年上半年跌到谷底;2010年5月份開始反彈,然后一路高歌猛進,直至演繹成2011年年中那波飆升的行情;再到后來,生豬價格一降再降,擺在養豬戶面前的是大面積虧損。

    “其實這樣的‘豬周期’在中國常年存在。”湖南百宜原種豬有限公司總經理彭建軍說,“近年來,‘豬周期’的循環時間越來越短,以前循環一次大概是5年,現在已經逐漸縮短至兩三年。由于仔豬從入欄到出欄,一般是6個月,不長也不短,是一個相當尷尬的時間長度,越來越頻繁的低谷,越來越難以把控的價格浮動曲線,無疑是對養豬戶沉重的打擊。”

    呂琳瑗瀏陽

    ■業界分析

    中小養豬場年底或迎來集中洗牌

    “‘豬周期’的縮短,一是在目前國內供大于求的大背景下,散戶無法控制風險,政府也無法進行有效調控;二是受金融危機的影響,瀏陽市的生豬出口量減少;三是歐美生豬進口比例上升,加劇國內生豬市場的復雜程度。”湖南百宜原種豬有限公司總經理彭建軍分析說,“對散戶而言,行情不好時可以不養。對養豬大戶而言,由于規?;B殖以及免疫系統的規范,在成本上能得到相對有效的控制,但一些中型養豬企業在面對原料和人力成本高企的低迷期,只能硬著頭皮走到底。”

    “預計今年底,瀏陽市養豬業會出現一次較為集中的洗牌,可能將有更多中小規模的養豬場倒閉。從行業角度而言,隨著洗牌的結束,可能會推進生豬養殖業的集中程度,在一定程度上推進行業的抗風險能力,促進行業良性發展。”一位業內人士分析。“初步估計,年底之前,生豬收購價會微漲,不過明年的行情比較值得期待。”